旧版新闻网  图片网  新闻热线:029-83858180  今天是:2017-9-26

最近更新

2017—2018年度教师培训启动仪式举行  17-09-26     习近平回信勉励南开大学新入伍大学生  17-09-26     学校召开高层次人才工作专题会议  17-09-26     校党委中心组扩大会议召开  17-09-26     能源学院举办2017级本科班级管理人员聘任大会  17-09-26     陕西省“互联网+教育”暨智慧校园研讨会召开  17-09-26     校工会举办“我心向党”教职工硬笔书法比赛  17-09-26     “电子控制本质安全系统”学术研讨及标准制定工作会召开  17-09-26     学校召开2017年第12次党委会会议  17-09-25     校领导赴长武县检查指导脱贫攻坚工作  17-09-25     期刊中心参加“两岸四地”职业安全健康学术研讨会  17-09-25     电控学院召开自动化专业认证材料审核工作会  17-09-25     我校无线校园网二期建设工程项目顺利验收  17-09-25     通信学院举办系列活动强化军训成果  17-09-25     计算机学院举行文献综述撰写及图书馆电子资源检索与获取方面讲座  17-09-25     测绘学院开展食品安全与传染病防控系列活动  17-09-25     我校教师在第二届全国高校无机非金属材料专业青年教师讲课比赛中喜获三等奖  17-09-25     西安科技大学2017级学生军训总结表彰大会举行  17-09-25     西安科技大学四川校友2017成都论坛举行  17-09-25     材料学院召开效能建设提升工作会  17-09-25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科大新闻网 > 人文西科 > 校园文学

读书札记:代表月亮消灭你

  1. 发布时间:2016-12-6 14:56:25
  2. 字号:
  3. 作者:乔慧慧
  4. 来源:其他
  5. 点击数:1928

我们每个人的心目中都有一个理想的圣人:他慈善、博爱、高尚、道德完美,而且万众敬仰、惹人喜爱。在很多时候,由于自身的傲慢,你我会感觉自己就是那位圣人,超凡脱俗,可以评判众生,虽然一不小心被贬入凡间,但仍比渺小的旁人形象高大。个人认为,加缪的《堕落》讲的就是一个“我是光,我是电,我是永恒的太阳”的上帝式人物乞求救赎的故事,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让·巴蒂斯特·克拉芒斯可以让我们反照自身——照出我们生活的泥沼。

故事的一开始,克拉芒斯向读者展现了一个道德高尚、乐于助人、慈善博爱的自己。他是一个律师,最爱做的事就是为弱者辩护,还不会收他们的钱——虽然到最后他们也会支付报酬。他也喜欢抢着帮助老爷爷老奶奶、盲人过马路。他还会时不时地做一些慈善活动,比如把为数不多的工资捐出去一部分来帮助无法自力更生的人。怎么看他都是一个社会楷模式的人物,但这样的人物很难成为一部小说的主人公——他应该活在《圣经》里。

所以,接下来就是转折。

克拉芒斯又继续叙述,说自己做那些事情都是有着极其功利的目的。他帮助孤儿寡母辩护,甚至帮助杀人犯辩护,并不是因为他们可怜或者有值得辩护的地方才去帮助他们,只是为了在社会上获得一个好名声,并且让芸芸众生来瞻仰他高大神圣的身姿。帮盲人过马路、做慈善同样是这一目的。看到这里,我觉得克拉芒斯只是沽名钓誉而已。他并没有损害他人的利益。

克拉芒斯也一直自认为是个道德高尚的人,他理应获得别人的赞美和瞻仰。他并没有感到自己有什么卑劣的地方。可是,这自我良好的感觉都在一个晚上终结了——他看到了一个女孩落水,可是没有施以援手。他一直以来为自己构建的美好世界崩塌了。后来的日子中,他的脑海里会时不时浮现一个笑声,好像是在嘲笑、批判他的虚伪以及卑鄙。为了摆脱那个笑声,他开始忏悔。虽然他忏悔,可是他并没有从心底里认同自己的罪恶。

之前,人人都认为他是个高尚无比的人,他乐善好施、反对罪恶,所以,他理应得到大众的顶礼膜拜,这有什么错吗?他做一些好事来获得一些好名声,看样子好像并没有什么过错。关键是,他在利用自己的“德行”来压迫他人满足自己的私欲——他一方面帮助盲人,另一方面又瞧不起那些弱者,也瞧不起他帮助弱者起来反抗的强者们。他把自己当成了高高在上的神一样的人物,所有人都应该为他而服务。那些弱者强者存在的意义就是来彰显他的伟大,除此之外,他拒绝他们有别的人生价值。

他一边做着奴役别人的事情,一边又满世界标榜他崇尚自由。标榜只是方便他利用“自由”来满足自己的欲望和权势。任何有损于他利益或者尊严的事情他都不会去做,就算这件事是正义的。他当律师的时候站在正义的一边也只是为了良心上过得去。

关于朋友,克拉芒斯觉得朋友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因为你要为你的友情负责,比如朋友来找他帮个忙,帮完之后他得不到什么好处,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名誉上的,最好的结果也只是使彼此的友谊更坚固了而已。他不想做吃力不讨好自己的事。所以,他没有朋友,只有合作共赢的同谋者。

这就是克拉芒斯。

克拉芒斯也发觉了自己的罪恶,但仅仅限于发觉,他没有一点悔改的意思。或者说,他无法悔改。悔改不了怎么办?那个笑声一直缠着他,让他无法维持高高在上的姿态。既然无法自责,克拉芒斯就把他的罪恶扩大到了全人类的身上——不只是我有这些毛病,大家都有的,我们都一样凭什么只责怪我一个。听起来好像挺有道理的。于是,到了这个地步大家都有罪,所有人都不是清白无辜的,克拉芒斯通过这“罪恶普世化”的方法减轻了灵魂上的拷问。然后又恢复了高高在上的审判姿态——大家都身负罪恶而不自知,就我一个人知道了,那我就要担负起批判社会毒瘤的责任。这个逻辑大概是“大家都不高尚,我也不高尚;而我发觉了大家的不高尚,所以我比你们高一等”的莫名的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遗世独立感。

可是,你自己也不高尚,你有什么资格评判他人不高尚?

《堕落》到最后,挖掘出了隐藏着“忏悔”背后的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人人都在忙着评判他人、定义他人——你定义他人的时候他人也在定义你,自以为洞悉了一切其实不过是来借机转移自身的虚弱。问题是:当我们像克拉芒斯一样审判他人的时候,我们是否会成为另一个被审判的克拉芒斯?

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化一直有这样一个说法︰严于律己,宽于待人,我们也一直被教导要这么做,可是,能真正做到的人少之又少。我们什么时候变得需要踩低别人才能肯定自身存在的呢?又是在什么时候把自己达不到的标准放在别人身上发现别人也未达到才能找到自我价值的呢?一个人是要有多不自信,只好通过别人才能肯定自己。

每个人都是不完美的。即使你我心目中有一个完美的英雄,但也没有资格去代表那位英雄来审判和你同样不是英雄的人。



 友情提示: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 编辑:怀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