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新闻网  图片网  新闻热线:029-83858180  今天是:2017-9-26

最近更新

2017—2018年度教师培训启动仪式举行  17-09-26     习近平回信勉励南开大学新入伍大学生  17-09-26     学校召开高层次人才工作专题会议  17-09-26     校党委中心组扩大会议召开  17-09-26     能源学院举办2017级本科班级管理人员聘任大会  17-09-26     陕西省“互联网+教育”暨智慧校园研讨会召开  17-09-26     校工会举办“我心向党”教职工硬笔书法比赛  17-09-26     “电子控制本质安全系统”学术研讨及标准制定工作会召开  17-09-26     学校召开2017年第12次党委会会议  17-09-25     校领导赴长武县检查指导脱贫攻坚工作  17-09-25     期刊中心参加“两岸四地”职业安全健康学术研讨会  17-09-25     电控学院召开自动化专业认证材料审核工作会  17-09-25     我校无线校园网二期建设工程项目顺利验收  17-09-25     通信学院举办系列活动强化军训成果  17-09-25     计算机学院举行文献综述撰写及图书馆电子资源检索与获取方面讲座  17-09-25     测绘学院开展食品安全与传染病防控系列活动  17-09-25     我校教师在第二届全国高校无机非金属材料专业青年教师讲课比赛中喜获三等奖  17-09-25     西安科技大学2017级学生军训总结表彰大会举行  17-09-25     西安科技大学四川校友2017成都论坛举行  17-09-25     材料学院召开效能建设提升工作会  17-09-25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科大新闻网 > 人文西科 > 校园文学

关于校报的记忆碎片

  1. 发布时间:2017-1-13 15:40:21
  2. 字号:
  3. 作者:董鲜笙
  4. 来源:其他
  5. 点击数:4496

六月的重庆,像极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热的透不过气。也是十年前的这个时候,我认识了参加完高考的D,当年重庆一本分数线531分,他考了530,差一分进入重点大学的门坎,大热天拉拢个脑袋,活像生吞了死耗子一般。他说,无论如何,第一志愿也要报考中文系。我俩报考了同一所大学,我如愿进入环境工程系,而D最终成为资源勘查专业大一新生。回想当年,九月的临潼,满园石榴香。


零七年六月

老张,当年还是一名写手,有情怀的知识分子,校报编辑老师,手握“大权”,负责选聘写作功底较好的有为青年。零七年六月,普通出奇的我和爱好文学的D在大一加入各种社团的浪潮中进入了老张的麾下。在他的介绍下,我在学校宣传部办公室,第一次遇见于斐,中文系才子。“脸带忧伤”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大一的日子总是繁忙多姿,在两天一小聚,五天一会议的时光里,我们的关系日益融洽,常常混迹一起,相互打趣,话天南海北,聊顾城海子,也偶尔写一些伤不溜秋的文字,但在老张的严格要求之下,少有刊载于校报之上的,至今想来,也是一段遗憾。

零七年六月,那期校报中,满篇话离别,那时的广播站,流转声声难说再见。那时的我们,“在抬头45度角仰望忧伤的时候,也未曾忘记低头45度角俯视幸福”,写不完的稿子和爱情。

大地震


突如其来的大地震,晃醒了大半个中国,五月的我同汶川一般散发出凄凉和悲伤。教学楼像扭秧歌一样肆无忌惮的扭动,正在四楼参加《流体力学》考试的D如同其他人一样,丢下试卷拼命的跑向广场。那一夜,少有人在半夜一点之前入眠。五月剩下的时间里,捐款捐物活动不断在校园里举行,他们献血,他们义捐,他们组织义卖,D用镜头记录了一幅又一幅画面。那一期校报上,粘满了爱的图片,他们用文字安慰生者,用诗歌祭奠亡魂,声声化悲痛为力量,句句倡导大爱无疆。D后来说,当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时,我们需要一股力量支撑我们前行,我们力所能及的去宣扬爱,去安慰悲,去记住痛。


透过树叶的阳光,斑驳陆离的流淌在第四教学楼背后的青石板上,影子美得让人痴醉。零九年的六月如同毕加索的画一般美妙,沉寂数月的D如同脱缰野马,打着文学交流的旗号多次与渭南师院记者团的战友们举行联谊活动,从韩城到华山,从紫阳湖到渭南师院后山,四处留下他们不羁的身影。我知道,D终于爱上了一个女子,在他迷茫甚至还不确定的时候,他选择了她。短短两月,从相知相爱,直至他们彼此不再相见,删掉了所有联系信息,他们相处的时间如萤火虫生命一样短暂,但我相信,他之于她,至今未相忘。那一年在D的文字里,是关于整个夏天他的爱情和离愁。那一年的研究生考试,是他选择离开这座城市的最好途径,只留下身影,从此不见。也是这一年,我们与校报、与组织渐行渐远,暂将诗歌放下,开始打算远方。


关乎青春

于斐毕业离开西安,扎根在了邯郸,去了那座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去的城,走时拖着一大包连环画和报纸,他说这些是他的亿万财富。我估摸着除了那些破连环画之外,其他的就是四年之中他在校报上发表过的稿子,他就是那么怀旧。他说,虽然距离远了,但感情一直都在,挂在嘴上,藏在心底。D搭上了考研的这班列车,如他所愿,离开了他心里的伤心石榴园,远赴他方。临行前,D删除了所有文字,但毫不夸张的说,这四年是他青春时代最漂亮的时候。




 友情提示: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 编辑:怀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