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新闻网  图片网  新闻热线:029-83858180  今天是:2017-9-24

最近更新

省委统战部、省委高教工委调研组来我校调研统战工作  17-09-22     建工学院班子成员看望军训师生  17-09-22     地环学院召开第一届全国煤炭地学大赛动员会  17-09-22     计算机学院举行大学生“互联网+”创新创业实践营启动仪式  17-09-22     实验室与设备管理处召开本学期第一次实验教学中心工作会  17-09-22     建工学院多措并举扎实推进毕业生就业工作  17-09-22     安全学院召开本硕连读学生座谈会  17-09-21     机械学院举办2018年国家自然基金申报动员与交流活动  17-09-21     优秀毕业生冯仲科教授出席《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并发表主旨演讲  17-09-21     校领导参加陕西省消防协会第七次会员大会  17-09-21     机械学院领导慰问军训教官和新生  17-09-21     校领导赴西北工业大学、陕西科技大学调研考察  17-09-21     机械学院举行“铭记历史•砥砺前行” 升国旗主题教育活动  17-09-20     通信学院开展系列活动纪念“九• 一八”  17-09-20     计算机学院召开2016级学生干部学风建设交流会  17-09-20     我校召开研究生创新成果展赛前动员会暨创新创业研究生座谈会  17-09-20     化学与化工学院召开研究生招生宣讲及职业生涯报告会  17-09-20     铭记历史,勿忘国耻——管理学院师生代表参加纪念“九•一八”事变86周年爱国主义教育活动  17-09-20     通信学院举办网络安全教育活动  17-09-20     学校召开财务审计工作会  17-09-19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科大新闻网 > 西科人物 > 师之大者

把双眼留下看这世间的美好:记西安科技大学教师韩莹

  1. 发布时间:2017-4-17 11:15:02
  2. 字号:
  3. 作者:李波 郑建兴
  4. 来源:宣传部
  5. 点击数:5660

摘要:知青岁月,她是妙手仁心的白衣使者;大学时代,她是妙笔生花的文艺作家;退休生活,她是妙言要道的心灵之师。她是韩莹。西安科技大学退休教工。七十古稀的她和八十耄耋的老伴儿,郑重地签下协议书,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后,他们的眼角膜将被捐献给有需要的人。

题记:

从窗外的画眉声中,我听到了空气中的休止与律动。古城雨后的春日,也开始有了渐迷人眼的色彩,不仅是此刻琴声有多优美,而是弹钢琴的人,深深的拨动了我们的心弦。弹琴的人叫韩莹,西安科技大学退休教工,知道她是因为央视的报道:我留双眼看世界。韩莹和她的老伴儿何德福,一个七十古稀,一个八十耄耋,却郑重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后把眼角膜捐献给有需要的人。带着对这份勇气和大爱之心的崇敬,我走近了韩莹,才发现她是一个那么有故事的人。


知青岁月-她是妙手仁心的乡村医生

1948年东北解放时期的隆隆炮声中,沈阳城的小院儿里一个女婴呱呱坠地,这个女婴就是韩莹。1958年,抗美援朝回国的父亲奉调到京,在军事院校任教官,母亲带她随军,在北京接受教育,住在部队的大院里。在北京那段时光,她随着家人访遍了许多名人故居、古迹遗存;接受了驴打滚、门丁肉饼、江米切糕等许多吃食;她爱着北京的胡同小巷,京腔京韵,还有国庆夜里的礼花漫天。最后北京给她的,是一个终生难忘的称谓——北京“知青”。

1968年,韩莹开始了她下乡插队的十一年,也是她一生中最难回首又最值得回味的一段生命历程。那个年代的农村缺医少药更缺钱。她靠着一本厚厚的《农村医生手册》自学当起了赤脚医生。韩莹的家成了卫生所兼制药厂。她用鸡蛋皮和牡蛎壳焙干研碎做补钙粉。用黄连黄柏黄芩研磨做能治红白痢下的三黄散。药的粉末末四处乱飞,沾染到衣服被子和饭菜上,家里到处都苦森森的味儿。她还先后跟着老药工在医巫闾山的山沟沟里采远志、玉竹、百合、茵陈、马勃等各种中草药,回家把药材碾成细粉后或包成包,或加蜂蜜团成丸,或灌胶囊。治伤风感冒和小儿腹泻的,治痢疾、肺炎和跌打损伤的……一排排的药瓶子摆满了药柜。

就是这本被翻烂了的农村医生手册把韩莹带上了乡村医生的道路

十一年间,面对那个时代严酷的现实,身处逆境的韩莹无奈做出了一个十分现实的抉择:在农村结了婚。她做好了在农村扎根的一切准备。在农村的韩莹,面对辛苦的劳动、贫寒的生活,她苦中作乐,将生活细碎和风土人情写进了字里行间。于是,也便有了“鸟鸣林木虫鸣花,幽谷清流别样佳。崖头采药攀青索,黄芩柴胡番木瓜。”、“近看峥嵘远望川, 小路如练左右旋。采药攀崖青山里,不达绝顶定不还”的即兴佳作。

韩莹常和老药工一起上山采药


大学时代-她是妙笔生花的文艺作家

1977年高考恢复。看似平静的生活被掀起了巨大的波澜。曾经的穷困底层,曾经的没有希望,现在却看到了一丝光明,尽管那光亮还那么微弱,韩莹在经过我们无法想象的心理斗争后,一咬牙向着田垄浸泡的青春挥手作别。60年代,在育英学校和清华附中,韩莹接受了完整的初高中教育,而十几年后她才终于以优异的成绩叩响了象牙塔的大门。远处残阳铺血,她捧着迟到十三年的录取通知书,搂着儿子坐在田埂上哭,而此时她还怀着八个月的身孕。韩莹当过赤脚医生,知道引产8个月的孩子具有多大的危险。医生深知以公社医院的简陋条件,做这样的手术风险太大,坚决拒绝为她引产。万般无奈之际,她含泪写下了一份遗书:如果顺利地打掉了孩子,请原谅她这个狠心的妈妈;如果手术不顺利,她再不能够走下病床,医生不负任何责任。这是她自愿的选择!这是一份“老三届”人特有的遗书。他最真实地携刻着那个年代的血泪!也最生动地记录下那个岁月的悲惨!十几天后她拖着虚弱的身子带着儿子到学校报到。

韩莹带着儿子、捧着大学通知书坐在田间地头默默流泪

在辽宁工程技术大学本科学习的是机械工程,同时自己辅修着新闻学。四年里,陪伴她同窗苦读的是小她七八岁,甚至十几岁的同学。那时三十二岁的她,是同学们心中的老大姐,在校担任学生会主席,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地参与各项事务,不仅如此,还带领着他们参加夏令营、新年晚会、毕业作品展、画展、文学讲座...让这四年的大学时光过得异彩纷呈。由于在校表现优异,加上辅修新闻写作,临近毕业之时,被学校选中留校工作。从一开始的共青团干部到后来在宣传部担任校报主编,从入党、提拔到职称评审,她都延续着学生时期的勤奋上进,一鼓作气,不甘人后。

在辽宁工程技术大学伏案工作的韩莹

1990年,儿子考上了西安交通大学,她跟着儿子来到古城,在西安科技大学担任期刊《科技人才市场》、《技术创新与管理》主编工作,负责杂志的编辑出版,科研管理、专栏文章写作等琐碎的事情。她对待工作一丝不苟,让原本连刊号都没有的期刊有了刊号,让不定期发行的期刊成为定期发行的双月刊。尽管道阻且长,但是每每谈起这段时光,她还是心怀感激,能够找到一个舞台给她施展才华,她倍感幸运。到这个时候,她已经正式发表的文章就多达几百万字,还先后出版了《春华秋实》、《学者礼赞》、《心底的歌》、《灯下思辨》、《凡人小事》等多部著作,成为人们口中妙笔生花的文艺作家。

韩莹出版的部分著作

退休生活:她是妙言要道的心灵之师

十多年前,韩莹被诊断患上了上颌窦不明囊肿和上颌窦癌,虽然最终从死神手里夺回了生命,可那场手术严重影响到了她的视力,近半个月几乎失明的生活让她深深的体会到了给生活带来的种种不便。今年情人节前夕,她和老伴儿一商量,做了个决定,联系了陕西省眼库工作人员,签下了签订眼角膜捐献协议书,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后把眼角膜捐献给有需要的人。她说她和老伴儿做过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他一起捐献眼角膜。这个决定,无悔于自己看过子孙的茁壮成长,看过祖国的大好河山,看过的那些游历各国、各种文化的风景。

韩莹和老伴儿手里拿着和陕西省眼库签订的眼角膜捐赠协议书

如今,韩莹和她的老伴儿何德福都已从西安科技大学退休,过着清闲自得的小日子。平时她会整理这些年来一起外出游玩的相册,她如数家珍般,随手在厚厚的数十本相册中拿出了几本,“这是老头子以前当干部的时候…可帅气了,我只是一老妪”、“这是以前我们一起去欧洲玩的相片…有时候看电视呀,会很惊喜地喊喊他‘这个地方我们以前去过耶’”……她会给我娓娓道来旅行的趣事,“出行之前翻阅一座城市的历史,中间游玩,玩回来之后时常翻翻相册,回忆那些沿途的风景。这不?我们一次旅行就玩了有好几次了。”

韩莹和老伴儿在欧洲旅行留影


韩莹会时常为自己的生活寻找一些小确幸:去超市赶上鸡蛋降价了;小区里的樱花开了;吃完晚饭窝在沙发,和老伴儿有一句每一句聊着直到瞌睡;周末呼上三两牌友,打点小牌;会为了每一年的身体检查的健康情况而心花怒放;和远方的亲人聊点生活日常;每年两口子的生日在西餐厅来点小浪漫……

客厅里,韩莹和老伴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言一句让人倍感温暖恬静,也透着一种相守相伴的幸福。

韩莹说老伴儿就像是一颗大树,几十年如一日地疼爱她、庇护她。


后记:琴声悠扬,萦于耳畔。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现在的韩莹,天气暖和后她每天都要去游泳馆花40分钟游上1000米,她也请了私教学习钢琴,也去离退处和老姐妹们跳跳舞唱唱歌,生活惬意的不得了。翻看韩老师的故事,就像翻着揉皱了的历史书页,朴实无华。惟愿生命中有足够的云翳,为你造一个美丽的黄昏。




 友情提示: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 编辑:怀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