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新闻网  图片网  新闻热线:029-83858180  今天是:2018-6-25

最近更新

西安科技大学完成安全科学与工程一级学科博士(硕士)学位授权点和安全工程专业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  18-06-24     西安科技大学测绘学科两个硕士授权点通过合格评估  18-06-24     西安科技大学力学学科硕士学位授权点通过合格评估  18-06-24     我校学子在第十七届全国大学生机器人Robocon大赛中获佳绩  18-06-22     我校与中煤科工集团常州研究院有限公司联合培养研究生示范工作站揭牌仪式举行  18-06-22     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副教授李阳受邀到艺术学院做讲座  18-06-22     学校召开2018年第11次校长办公会议  18-06-22     2018年陕西省青少年生态环保培训暨保护母亲河志愿服务队出征仪式在我校举行  18-06-22     艺术学院师生赴渭北双创科技园参加“创业西安行—临潼在行动”活动  18-06-22     广泛建立优质生源基地 全面提升我校生源质量  18-06-22     第五届国际地球观测与遥感应用研讨会在西安举行  18-06-22     土木2008届校友毕业10周年返校聚会  18-06-22     榆林学院到我校工程训练中心参观交流  18-06-22     西安科技大学江苏校友会成立  18-06-22     保卫处举办全国安全生产月主题活动  18-06-22     西安科技大学获批教育部首批国家级示范性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  18-06-22     学校召开2018年第14次党委会会议  18-06-22     倡文明离校 寄母校情怀 ——各学院开展毕业生文明离校教育活动  18-06-22     西安科技大学举办《梁家河》读书分享会  18-06-21     用社会责任导引“内容创新”(人民观点) ——构建健康活跃的新媒体内容生态②  18-06-21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科大新闻网 > 人文西科 > 校园文学

念故乡

  1. 发布时间:2017-5-2 14:30:40
  2. 字号:
  3. 作者:王杰
  4. 来源:其他
  5. 点击数:4380

家,和亲人在一起是家,离家走远了是家乡,久了也就是故乡了。

晨梦将醒的时候,我总是能清晰地听到窗外的鸟在月季树上鸣叫的声音。我觉得那种婉转清脆、甜醇如酒的就该是家乡院中月季树上的鸟声。当我因为这样的声音而感到欣慰的时候,总是很快就清醒过来。每在这种时候,内心总会掠过一丝失落和惆怅。

腹中饥肠辘辘的时候,我总是能闻到家中做饭时燃烧的柴草的味道,尽管妈妈告诉我,家中现在也很少用柴草了,但是我感觉真的能闻到那种带有一点呛鼻却又芬芳醉人的味道,而且是那么浓烈。每当姑姑从家乡来到我身边的时候,做出的饭菜我总是说口味变了,说姑姑上了年纪,连饭菜做得都没以前好了。姑姑笑着说,味道肯定不一样,这是用气做的,那是用柴火做的。

我上学和生活的地方是一个大漠边缘的小城,在这里,有宽阔的马路,有浓密的树林,有错落的楼群,还有许多遛狗的人。我常常会在人迹寥落的大街上漫步,踩着小方砖,一个格子一个格子的走过去,手指掠过路边的花花树树草草,指尖在不经意间就染上了微微的草木的香气。有时候会有悠悠转转的叶子飘落下来,或是落在头上,或是落在肩上,或只是在我的面前飘转着,晃晃悠悠的远去。每当这时候,我就会想起家乡那条通向县城的路,路边是成排成排的杨树。到了秋天,风总是会很深情的将树叶轻轻地安放在大地上。上小学的时候,奶奶骑车将我送到学校,一路上我坐在车子后边叽叽喳喳和奶奶说个不停。奶奶是个很浪漫的人,我总觉得奶奶如果不是一个农民,她一定会是一个诗人或者作家。她总是很深情地看着那条绵延在我们脚下的路,总是忧郁地看着一路上陪伴着我们的田地,总是沉默地注视着片片飘转的落叶。那条路还是那条路,那田地还是那田地,甚至年年飘落的树叶也还是那么眷恋大地,但是,我却离开了,我甚至很少再和奶奶那样絮絮叨叨的聊天,如今就是再想像以前那样和奶奶聊天也没有机会了。

爷爷的柜子上有一个红漆斑驳的小匣子,匣子不大,东西零碎,乱七八糟。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匣子,却是我童年时期的宝库,我很喜欢翻腾它。那时候,爷爷在床和柜子之间放了一把枣红色的靠背椅子。那时候爷爷总是喜欢坐在椅子上端着茶杯,而我则喜欢坐在床头,问爷爷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或缠着爷爷讲故事。爷爷是个读书人,有着书生的的儒雅。他给我讲的故事都来自于书本,来自于经历。我听着故事,像一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小调皮,踩着爷爷的腿爬上柜子,拉过那个小匣子,翻翻拣拣,爷爷总是说翻翻翻,有什么可翻的,总不能翻出朵花来吧。我才不管呢,每次照翻不误。匣子里有针和钉子,爷爷怕扎到我,每次都是边说边和我一起翻。柜上除了那个匣子以外,另一个吸引我的就是书架了,书架不大,书籍破旧。但就是这样的书,让我经常忘记时间痴迷于书的世界。爷爷喜欢给我讲《三字经》,还有孟母三迁、悬梁刺股、凿壁偷光等等那些遥远的故事。那时候的日子太悠闲,转眼之间,却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家,总是一个美好又惹人相思的地方,那些不经意的记忆,早已经悄悄地渗进我的血液,刻进我的骨子里。就如一棵根系发达的大树,将我生命的每一寸都牢牢控制住,不敢逾越半分。



 友情提示: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 编辑:怀海         

 

技术支持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