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新闻网  图片网  新闻热线:029-83858180  今天是:2017-11-23

最近更新

西安科技大学第三期MOOC(慕课)制作及应用培训班线下集中培训举行  17-11-22     【学习动态】校长杨更社为机关党委第五党支部讲授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专题党课  17-11-22     我校8位博士后获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62批资助  17-11-22     陕西省专家学者宣讲团来校开展十九大精神宣讲活动  17-11-21     校领导在第六届西北联大与中国高等教育发展论坛上作主题报告  17-11-21     我校学生参加“国创计划十周年”庆典暨第十届全国大学生创新创业年会并成功推介项目  17-11-21     教师教学发展中心举办教师发声及嗓音保健讲座  17-11-21     【学习进行时】营造风清气正的良好政治生态(认真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17-11-21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安全科学与工程学科评议组工作会议在西安科技大学召开  17-11-20     学校召开2018年国家自然(社会)科学基金申报动员大会  17-11-20     走访慰问送温暖 精准扶贫促发展  17-11-20     十九大关键词——新时代:伟大复兴 前景光明  17-11-20     栽好梧桐树 引来金凤凰——西安科技大学一天内签约49位海内外高层次人才  17-11-19     陕西省第二届“丝绸之路”青年学者论坛西安科技大学分论坛开幕  17-11-17     艺术学院走访精准扶贫家庭  17-11-17     西安工程大学党校办一行来校调研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实施工作  17-11-17     校领导为后勤党总支第一党支部讲授十九大精神专题党课  17-11-17     我校九三学社社员参加九三学社陕西省第十一次代表大会  17-11-17     省教育厅档案工作检查组来校检查  17-11-16     校长杨更社率队出访德国波兰高校 全面推进合作交流  17-11-16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科大新闻网 > 时政聚焦

有一场青春叫驻村(青春派·脱贫攻坚我争先)

  1. 发布时间:2017-6-13 9:22:39
  2. 字号:
  3. 点击数:2507

他打消了上任先烧“三把火”的念头

2015年春节过后,王洒从贵州仁怀市直部门到安居村任第一书记的时候,安居还是省级一类贫困村,也是仁怀市最穷、最偏远的一个村子。

“山高坡陡,没有一块超过5亩的平地;没有网络,手机信号时有时无;全村1100多户5100多人,有3/4举家外出,剩下的还有200多户挣扎在贫困线以下……”王洒叹口气,“安居村,实在是不‘安居’。”

比起自然条件先天不足、基础设施薄弱,部分群众落后的思想观念更是一个难解的结。

刚到安居,王洒就见识到了村民们的下马威。“联系了一家企业来村里慰问贫困户,结果车子刚进村口就被拦了下来,一个村民大大咧咧地爬上车卸下两袋米和一件大衣,说他家里快揭不开锅了。”王洒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其实他两个儿子都在外打工,根本不愁温饱。”

“为了争低保,有人把患病的老母亲背到村委会撂下就走;还有因为鸡毛蒜皮的邻里小事,公然将门前公路堵断……”安居村党总支副支书王国坤说,安居人不比富,只比谁更穷,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把自己脱贫致富的事当成村委会和政府的事。

前后几件事情犹如一盆冷水浇熄了王洒最初的勃勃雄心,“头一两个月,慢慢从幻想着‘改天换地’中冷静下来,要做事情必须取得村民的信任。”王洒说。

打消了上任烧“三把火”的念头,王洒提着手电筒串户去了,详细了解各家各户的困难和诉求。有的村民爱搭不理,王洒提上包谷酒,边喝边聊;有的忙着照顾孩子,王洒兜里就揣着糖块、瓜子;有的重病在床,王洒便扛上米面慰问……3个月时间,王洒跑遍了安居村的角角落落,写满了5本民情日记,也逐渐在村里站稳了脚跟。

“啧啧,想着这些市里下来的娃儿就是镀镀金,没成想他还真干上了。”村监委会主任张应科对王洒竖起了大拇指。

彭良高、彭茂高两兄弟由于鸡偷吃了菜,最后竟闹到对簿公堂。法庭调解那天,两兄弟一看坐在调解员席上的是和他们喝过烧酒、掏过心窝子的王洒,也不再吵了,主动认错,化干戈为玉帛。

“两兄弟争的就是一口气,王书记跟我们掏心掏肺,不能再在他面前丢丑。”彭良高说。

第四个月,全部贫困户开了个会

改变村民头脑,非朝夕之功。“拉拉家常可以增加亲近,但要真正取得信任还要看你给村里办了多少事。”王洒说。

上任后的第四个月,王洒便召集起了全部贫困户开会,承诺两个月之内修建60亩的泥鳅养殖场,带领大伙一起增收脱贫。

没成想,苦等了3个多月,申报的项目就是批不下来。有的群众向王洒投来质疑的目光,有村干部也劝说道:“王书记,基层工作就这样,别想太多,时间满了就回去吧。”

挫折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这件事,上级给我项目要干,不给项目也要干!”第二天一早,王洒赶回市里,用工资抵押贷款60万元。40多户贫困户积极投工投劳,当年底,60亩的泥鳅塘就修建成功了。

“泥鳅养殖收益按照3∶3∶4比例分红,分别归土地占用户、投工投劳贫困户和村集体所有。这个泥鳅塘是王书记个人贷款建起来的,他反而不要一分钱。”现在泥鳅塘做管护的陈坤芳说。

单凭一项泥鳅养殖很难让村民摆脱贫困,经过调研,王洒又把目光对准了万寿菊种植,“万寿菊不仅可以提纯天然黄色素,上规模后还能发展农业观光。”

2016年春节刚过,王洒前往威宁县拜访一家万寿菊种植加工企业的经理罗国超。得知王洒仅是个村干部时,罗国超不客气地说:“我们公司合作的至少是县一级政府,你回去请你们市长来。”

王洒没有放弃,软磨硬泡,终使得罗国超同意带他参观种植基地。参观路上,罗国超提起自己的企业起步是得益于“军地共建”,对部队有一种特殊的感情。王洒借机也谈起自己在青藏高原服役的经历,结果两人越聊越投缘,罗国超当即决定免费提供5000多亩的种子给王洒,并签订了收购协议。

好事多磨。引来了产业,可村民却不买账,“不种粮食种菊花,又搞什么花架子!”于是王洒又带着村干部挨家挨户做工作,并和农户签下书面承诺:“如果种菊花的收入低于高粱,差价全部由王洒个人赔偿。”

吃了定心丸,村民们逐步参与进来,种植规模也从当初的规划几百亩增加到3000亩,其余2000亩在全镇推广试种,成为每亩收益达2000多元的重要脱贫产业。2016年底,安居村人均纯收入达到1万元左右,贫困户从两年前的200多户减少至9户,成功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

一年后,他申请延期一年;又一年后,他再申请延期两年

仁怀市派遣的驻村干部的期限是一年,2016年春节的时候,王洒想着安居村还没有脱贫,不能一走了之,于是又申请延期一年。到了今年春节,安居已摘了贫困帽,王洒又有了新规划,再次申请延期两年,“安居山清水秀,可以争取项目打造成休闲避暑的乡村旅游目的地。”

发展旅游,基础先行。“壮着胆子敲开了无数部门和领导的门,不是开口做汇报就是伸手递报告。”两年多时间,王洒共争取到30多家单位帮扶安居村,20多个项目逐一落地,为安居打通4条断头路、硬化同组路连户路72公里,彻底解决了村民们出行难的问题。

利用村里存有明代古堡和数十栋清末民居的优势,王洒请到省城乡规划设计院为村里作出发展规划,现在安居已成功申报为“省级旅游扶贫示范村”和“全国乡村旅游扶贫重点村”。

“安居村终于安居了。”王国坤说,村民们甜了,王洒却苦了,“王洒每个月在村里吃住至少25天,熬夜、吃泡面是常事。”

王洒却说:“把自己绑在一个村庄上,已没有退路,吃饭睡觉那点事不算什么。最让我内疚的,是对家人的歉意。”

母亲做膝盖骨质增生手术,因为村里忙检查,王洒没能陪侍左右。麻药失效后的剧烈疼痛,母亲垂泪埋怨:“养儿何用,养儿何用!”两天后王洒抽身来到医院,听到护士的转述瞬间泪流满面。

2016年的儿童节,王洒答应去幼儿园陪女儿做游戏,可当天下午当他急匆匆赶到市里的时候,女儿已放学多时。“站在冰冷的铁门外,我感觉幼小的女儿离开半步就成了天涯。”

当初瞒着妻子用工资抵押办理贷款,到现在王洒每个月还在还着3000多元的利息。妻子知道后埋怨:“平时衣服都舍不得买,一到村里怎么就穷大方?贷款到期怎么办?”甚至两人的婚姻一度亮起红灯。

“后悔吗?”记者问王洒。

“错过了对家人的陪伴,但没有错过安居村每一天的变化,我没有理由埋怨,有一种选择叫无悔,有一场青春叫驻村。”王洒说。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13日 19 版)



 友情提示: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 编辑:王利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