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新闻网  图片网  新闻热线:029-83858180  今天是:2018-10-23

最近更新

北京邮电大学张琳教授做客胡杨林大讲堂  18-10-22     云南省大理州安全生产专题研讨班在西安科技大学开班  18-10-22     我校期刊获“中国高校优秀科技期刊”奖  18-10-22     西部矿井开采及灾害防治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评估现场考察协调会召开  18-10-22     机械学院召开2017级大类招生专业分流解读会  18-10-22     西安科技大学在陕西省高校高等教育交流会波兰站签约3名高层次人才  18-10-21     校党委书记周孝德一行出访匈牙利  18-10-20     化工学院赴商洛、榆林开展2019年研究生招生宣传  18-10-19     陕西省消防总队火灾事故调查专题培训在我校举行  18-10-19     图书馆举办2018年冬季安全教育培训  18-10-19     机械学院举办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报技巧与经验交流会  18-10-19     人文与外国语学院举办民间借贷风险防范专题讲座  18-10-19     安全学院与西安智感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  18-10-19     离退处参加陕西省老教授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展演  18-10-19     管理学院赴宝鸡文理学院开展研究生招生宣传工作  18-10-18     继续教育学院举办“民族文化大讲堂”第一讲  18-10-18     学校召开2018年第18次校长办公会议  18-10-18     我校教师在第十二届“中国国际室内设计双年展”中喜获金奖  18-10-18     我校附属中学王艳芝老师荣获西安市教学能手称号  18-10-18     我校三部教材获陕西普通高等学校优秀教材奖  18-10-18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科大新闻网 > 人文西科 > 校园文学

一条路的故事

  1. 发布时间:2018-5-18 14:46:37
  2. 字号:
  3. 作者:付海兰
  4. 来源:人文与外国语学院 汉语言文学1701班
  5. 点击数:771

我家门前的这条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的路,像是我眼看着一点点长大的孩子。

一个小乡村,虽说是彝汉杂居,但汉族同胞都集中沿着集市而住,彝族同胞都居住在四周的村子里,形成一个同心圆的居住模式。彝族同胞磕磕巴巴讲着汉语,汉族同胞吞吞吐吐学着彝语,和和睦睦,安详宁静。小乡村坐落在山脚下,极目远眺,山的那边还是山。人们的视线也被挡在了这一方天空下。彝汉人民在这片土地上辛勤耕作,一生靠天吃饭,日子终究过得拮据。

物物交换的现象普遍存在。彝族年是一年里日日夜夜期盼的日子,因为这一天可以用过年猪的毛去换麦芽糖,可以用家里面的玉米、麦子去换甘蔗、橘子。从外面世界进来的,装着水果、点心的车还有做生意的人,都是我们这群孩子的好朋友,我们一年才相聚一次。久别重逢的喜悦过后便开始心疼他们,在这么狭窄的,坑坑洼洼的泥巴路上,这辆小农用车是经历了怎样的颠簸才能站在我们的面前啊。以物易物还有一种形式,便是拿头发换火柴、针线、耳环、头绳……每天,妈妈梳完头发,总是会把绕在梳子上、掉在衣服上的头发一根不剩地拾起,揉成一小团一小团塞进门前挂着的一个塑料袋里。日积月累,袋子越来越鼓。我那时候总是担心妈妈的头发都掉光了成了光头可怎么办呀,可妈妈却一点也不忧虑,似乎反而有点开心。因为过不久,那个背着很大的包袱,拄着根木棍的汉族叔叔就会吆喝着走进村子。村里的三姑六婆邀约着,提着自己一袋子的掉发,像小姑娘一样兴高采烈地去挑选那包袱里面的东西。双方语言不通,指手画脚的最后还是把生意做成了,各取所需。火柴是最先要拿在手里的,家家户户都离不开它,烧火做饭,爸爸们抽烟点火全靠它。如果发量充足就还可以挑选其他的东西。花花绿绿的头绳、头花,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耳环、戒指,妈妈们需要的各色棉线、纽扣。我们家里面的火柴,用来缝缝补补的针线全是妈妈的掉发挣来的。我第一个扎头发的头花也是在那个包袱里翻来翻去,翻了半天选出来的。我那时不懂汉语,一直想问问那个叔叔是从哪里来的,他拿这些头发干嘛,只是无奈无法开口。只听村里面的人模模糊糊说是从外面拄着木棍一路走进来的,鬼知道他拿这些头发去干啥。在哪里吃,在哪里住一概不知。看着门前这条通向很远很远的地方的泥巴路,看着它延伸进远处的那座山里,那座山的背后,是一座更高大的山。我想也许那里也有一个像我们这里一样的村子。

2004年,我上小学了。21世纪,一个全新的时代开始了。门前的路还是泥巴路,只是被加宽了,还凿了一条沟渠。那时候讨厌极了这条路。多风季节,路上尘土飞扬。从家里一路吃土到学校,又从学校灰头土脸回到家里。在路上和小伙伴玩游戏,你追我跑,一不小心摔倒在地,刚换上的新衣裳就光荣牺牲了,回家挨骂是少不了的。下雨天,便更是灾难了。到处坑坑洼洼,积着水,一路泥泞,一不小心便滑倒在水坑里躺着。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和着稀泥,发着抖,还不忘彼此宽慰,庆幸是下雨天,回家不会挨骂了。唯一一个好处是路加宽后,路上似乎热闹起来了,摩托车、拖拉机、农用车、大卡车也会随时出现那么几辆了。爬拖拉机是上学路上最刺激的事了。路凹凸不平,师傅开得很慢。一看见拖拉机来了,便一窝蜂全拥上去,大的孩子一步就跃上去了,然后趴在上面大声喊叫伸手拉后面小的。小的孩子使出吃奶的劲一路狂奔,等全部都上了拖拉机后大家都累的要虚脱了,互相看着憨憨傻笑。等元气恢复,又是一路叽叽喳喳,欢声笑语。

不久,传来了一个消息,乡里有去城里的班车了,一天一趟。城市,感觉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如今却可以坐着班车抵达了。这个消息就像个炮弹一样,震醒了山里的人,唤起了他们内心对外面世界的向往。乡政府里的干部随时来村里宣传国家政策,村里面的叔叔们津津有味地听着,听着听着他们就集体坐着班车去了城里。爸爸说他要去外面打工了,回来给我们买好多好吃的。他们坐进那辆又大又长的车里,也许是不舍、激动、不安混杂着的情绪让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他们那时的表情都怪怪的。没有书信,没有电话,一去就是一年,杳无音信,唯有日日夜夜的思念。所幸过年的时候都回来了,带回来了太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事情,我们一时接受不过来,就不停的询问。原来门前的这条泥巴路真的通向很远的很远的地方,坐车坐一天才到城里,路绕着山弯弯曲曲曼延着,车子一路不停颠簸,噼里啪啦乱响,车里面的人被摇晃得快把心肝肺都要吐出来了。这样一条路让人望而生畏。

“要致富,先修路”的口号响彻大江南北,这个小山村终归没有被遗忘,泥巴路要换新颜了。国家的扶持力度很大,很快资金就筹集完毕,泥巴路向水泥路的转变很快就完成了。只可惜那时我在外地求学,没有亲眼见证这奇迹般的时刻。等我回来的时候,一条宽大整洁的水泥路就躺在了我家门口。公路终于通了,小乡村也与外面的世界接轨了,去城里的班车增加了一辆,花费的时间整整缩短了一半。小乡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彝族同胞们的汉语说得越来越流利了,出去打工挣钱的人越来越多,农民们不只是靠种庄稼过活了,果树,经济作物被他们料理得井井有条,农家人的腰包鼓起来了。从外面进来的人越来越多,集市上琳琅满目的商品任人随意挑选,物物交换的时代已经宣告终止了。今年,又有一条公路修建完成,原来需要一天的时间现在只需要一个半小时就能到城里,一路颠簸已经不复存在。村里的三姑六婆见面寒暄不再是你家鸡怎么样,猪怎么样,而是说最近哪个电视剧好看,哪件衣服穿着显身材……当跟她们提起童年的记忆时,她们说:“哎哟,那几年日子过得造孽得很哦,你们这些娃娃是赶上好时代咯”。

就是这样一条路,承载了太多的回忆和历史。它是遥远大山深处里一个小乡村繁荣起来的见证,也是我们亲爱的祖国富强起来的见证。这条路的过往我会铭记,它的故事还在继续……




 友情提示: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 编辑:逸心         

 

技术支持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