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新闻网  图片网  新闻热线:029-83858180  今天是:2020/5/29

最近更新

我校教师获”陕西省第十四届自然科学优秀论文”一等奖  20-05-28     学校安排部署贯彻落实党内法规制度情况专项监督检查工作  20-05-28     2020年全面从严治党暨稳定安全工作会议召开  20-05-28     践行“人民至上”理念 把为民造福作为最重要政绩  20-05-28     新华社评论员:科学的探索,精神的高度——祝贺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  20-05-27     陕西省十四五能源化工及专项规划座谈会在我校召开  20-05-27     校党委书记周孝德为党支部讲授专题党课  20-05-27     学校召开2020年第7次党委会会议  20-05-27     习近平在出席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代表团全体会议时强调在常态化疫情防控前提下扎实推进军队各项工作 坚决实现国防和军队建设2020年目标任务  20-05-27     新华社评论员:奋力实现国防和军队建设目标任务  20-05-27     校长蒋林带队走访临潼区政府 推动秦汉校园征地和建设工作  20-05-26     期刊中心面对疫情 多措并举抓质量保出版  20-05-26     校党委书记周孝德为能源学院党委中心组讲授党课  20-05-26     校长蒋林调研研究生教育工作  20-05-26     我校召开民主党派基层组织及统战团体负责人会议  20-05-26     我校召开民主党派基层组织及统战团体负责人会议  20-05-26     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习近平李克强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王岐山等出席  20-05-26     第一观察|总书记的12个字 布局一盘大棋  20-05-26     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筑牢民事法律保障——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审议讨论民法典草案  20-05-25     反映时代是文艺工作者的使命  20-05-25    
您当前所在位置:西科大新闻网 > 人文西科 > 校园文学

  1. 发布时间:2018/12/4 16:19:57
  2. 字号:
  3. 作者:吴松林
  4. 来源:材料学院高分子材料与工程1601班
  5. 点击数:1518

小时候,不知道“家”是什么,稍大一点我才认知到原来“家”就是我平日里吃饭睡觉的地方,懂事后才知道“家”是一个洋溢着浓浓亲情、让人难以忘怀的地方。

回忆起小时候的“家”,脑海里就浮现出了老屋,老屋是一个山洼地的土房,周围被山林所包裹着,山林里住着为数不多的几户人家。

父母早年先是在云南讨生活,彼时的我不过五六岁,在老屋里跟随着婆过活(俗语,书面语为奶),婆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每天忙碌在灶台和田地之间,农闲时候还忙纳鞋底,一针一针的穿过千层底,每穿一针还要从头皮上划拉一下,这个时候的我就乖巧的坐在旁边玩蚂蚁。

小学二三年级后就开始变野了,上山下河的窜,那时候也不知道饿,早晨去一趟学校,放学就去河边逮螃蟹和蝌蚪,非得等到婆在山梁上叫“林儿,林儿”才肯归家。每到学校放假地日子,那更是一天见不到人影,往往呼朋唤友的往山野里跑,像什么“救命连”、“蛇莓”等等的野果子,通常等不到成熟就让我们一扫而空。

当时买的玩具屈指可数,大部分都是手工制作。家里的大人是没时间管你的,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我们这一群孩子在摆弄,在旧的木水桶上将不用的铁环扭下来,套上小圈,小圈上再连上一个木棒,然后像脚踩风火轮一样和铁环一起跑起来。我还记得当时我无比羡慕有一个有钢筋弯曲成的铁环,滚起来和路上的小石头碰在一起叮咚作响,这个愿望一直持续到年底,父亲从外地回来后才在当地的工地上给我做了一个。

这可能是我印象里父亲给我做的唯一一个玩具。

总之那时候的我被称为“野孩子”,可能是在说我玩的比较野,也有可能是说没父母管的孩子。

直到多年后我才能渐渐理解父母当时外出务工的心思。

或许他们是想摆脱祖祖辈辈都在深山里的命运,想摆脱这土旧土旧的老屋,想在河边盖起一栋小洋楼。如果就这样来看的话,父母当年的梦想肯定是实现了,在我还未上初中时就成功的在河边盖起了一套房子。这套房子我在里面居住的时间并不多,初中、高中,直到现在。每年回去待的日子也不过数天。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早在几年前的大开发过程中,深山老林里的土黄色的瓦房基本上都废弃了,纷纷住进了由政府出资盖起的公寓楼里,那些当年在家种地的农民,没用多少力气就实现了当初父母的梦想。

现在的父母依然常年在外,河边的楼房也一直闲置,婆还依然住在老屋里,让她搬到河边的房子里,她死活不同意。她说她住不习惯,深山里还有几处炊烟,都是住不惯子女们的公寓楼才搬回来的。

父母们理解不了婆,为什么又方便,又整洁的河边楼房住不惯,偏偏要在这下雨就漏水的土屋里。我想可能在婆的眼里,不管河边的楼房多好,它始终不如住了几十年、有着深厚感情的土屋。每年过年那几天,接婆来小住几日时,我分明看到每当厚厚的防盗门一关,她的愁容就会深几分,或许在婆的眼中的梦想就是一大家子每天能够聚在一起,可现实是,儿孙成群却没有一个能够在身边,住在老屋里,起码能有很多画面能够让她回忆。

长大后的我,才真正意义上懂了家的真正含义。这就像我一样,儿时的梦想是能够快点长大,去外面的世界寻求更多的快乐,可真的离开家乡后,却总是怀念过去的点点滴滴,怀念家乡的人和物,甚至梦想着有一天能再和从前一样玩儿一次铁环……



 友情提示: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 编辑:逸心         

 

技术支持单位: